头像

请资助我们

新闻

外挂大鳄年流水达5亿 身份竟是3000月薪的网管

头像2021 / 04 / 15

白天,他是普通网管,月薪三千,平平无奇。

夜晚,他是外挂大鳄,全球交易,流水5亿。

这不是起点小说,这个魔幻故事就发生在中国天津和长沙。

在被警方抓获前,他们就隐匿在网络中,寄生在各大游戏里。

“投入50万,一个半月就回本”,是游戏外挂作坊的常态;因销售游戏外挂而暴富的故事,正在全球各地上演。

哥们,要挂吗?

2021年1月20日,对于9条杠而言,这本应该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白天,他要做重复枯燥的网管工作,但在晚上,回到朴素到有些简陋的公寓里,他有更重要的、相比3000月薪更赚钱的“工作”。

9条杠的另一个身份,是“外挂大鳄”,他是全球最大的外挂组织Cheat ninja运营负责人。他的工作,是和开发团队沟通,生产及时的高质量的外挂,然后向遍及全球的下游代理商批量供给外挂卡密。

在他的精心运作下,Cheat ninja一年流水达到5亿,成为全球最顶级的外挂组织。

而Cheat ninja最知名的一款外挂,叫“鸡腿挂”,专门针对“吃鸡游戏”——绝地求生和和平精英。

对于游戏,尤其是多人实时竞技游戏而言,外挂严重影响了游戏体验,是导致玩家流失的罪魁祸首,堪称“毒瘤”。

绝地求生的外挂,能做到透视自瞄锁血。什么效果呢?就是枪法奇差的萌新,也能够千里之外一枪爆头,怎么挨打都不掉血,有些外挂还能做到穿墙瞬移,跑得比开车还快。

公平的竞技游戏被外挂折腾的乌烟瘴气。“哥们,要挂吗”,是游戏外挂贩子的标准开场白。而开挂的玩家被其他玩家成为“神仙”,侥幸“杀死”开挂玩家就叫“屠神”,外挂玩家多的一局就是“神仙战场”。

2018年3月,在外挂最猖獗的时候,绝地求生官方蓝洞宣布“锁区”,即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设置专有服务器,A地区的玩家不能登录B地区的服务器。这个举措,实际上是想把中国玩家框在亚洲区,别去霍霍欧洲区、美洲区——因为90%的游戏外挂,来自于中国玩家。

“锁区”没什么用,外挂依旧嚣张。4个月后,一批国内外挂贩子搞起了轰轰烈烈的“诸神之战”,100名玩家全部使用外挂参战,比赛开场还没30秒就75人出局,游戏竞赛变成了外挂的战争。

但搞笑的是,“诸神之战”结束后,参与外挂的服务器、直播间全部被封,一个月后,141名相关犯罪嫌疑人被南京网安支队一网打尽。

一批外挂死于高调,但9条杠不一样,他非常低调谨慎。

在现实中,他给同事留下的印象是“平平无奇”,没有人知道他有几千万的房产、豪车和虚拟币;在网络里,他也异常小心,和外挂团队的沟通用境外加密的聊天软件,资金结算用比特币支付,为了安全,比特币会跳转6个交易所。

但谨慎的9条杠不知道的是,在8天前,和他在加密聊天软件沟通的、要给他“发工资”的Cheat ninja全球财务负责人,已经变成了中国江苏昆山警察。

抖音炫豪车

2020年3月,腾讯公司向苏州警方报案,他们旗下的“和平精英”外挂猖獗。

《和平精英》是腾讯旗下第二大赚钱的游戏,仅次于《王者荣耀》。根据Sensor Tower数据,2020年,仅中国IOS玩家就给和平精英贡献了28亿美元的收入,它在全球吸金51亿美元,约333亿人民币。

和平精英火爆的另一面,是外挂泛滥。以至于腾讯每隔几天,就会清理一批外挂用户。

但“封号”解决不了外挂泛滥问题。依旧有玩家抱怨,和平精英百强榜单至少“8成挂”,段位越高,开挂越多。

机械的“封号”不如从源头解决问题。在腾讯报案后,苏州昆山警方在三个月内辗转6省9市,抓获12名嫌疑人,包括中国区总代理之一的“曹某”,鸡腿挂中国区论坛的版主“李某”。

“由于腾讯公司与有关部门的联合执法行动导致两名中国区版主以及多名主要代理商被抓,我们不得不决定停止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鸡腿’和平精英辅助。”被警方和腾讯联合打击后,鸡腿挂遭遇重创。但在短暂休整后,运营鸡腿挂的组织sharp shooter,改名为Cheat ninja,卷土重来。

实际上,第一批抓捕的嫌疑人只是这个组织的中下游,真正的上游核心、头部大鳄,还在抖音上若无其事的发着豪车短视频。

是的,“王某”,Cheat ninja全球财务负责人,和九条杠一样,现实中是一名普通的网管。但他比九条杠高调,他喜欢买豪车、炫豪车。

他的抖音叫“风烧的大兔子”,2020年5月1日发布了第一条抖音视频,之后全部的14条视频,都是各种角度拍摄他的法拉利、库里南、迈凯伦。

虽然粉丝只有不到5000人,但大兔子拍得开心,还成立了“夜饮”豪车俱乐部。在今年1月11日,他发布了这个抖音号上的最后一条视频——“为什么说我的车是全球第一台mansory 720s spider”。

仅一天后,在湖南长沙的大兔子被跨省而来的昆山警方抓获,视频中价值千万的豪车也一并被查获。

大兔子的同事都不知道他的抖音号,甚至不知道他被抓了,只是奇怪这个网管怎么突然消失了?实际上,在去年抓捕了“曹某”、“李某”后,警方已经发现了这个组织更深一层的线索。

作为全球财务负责人,大兔子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外挂获得的巨额利润分给组织成员。被抓捕后,大兔子供出了他的上家,就是本文开头的9条杠。

但除了代号“Li”,大兔子并不知道9条杠的真实身份。每隔10天,大兔子会给9条杠“发工资”,此时,距离给9条杠下一次打款还剩8天。

这意味着,警方要在8天内在现实世界中找到9条杠,否则就会引起9条杠的警觉,继而在网络世界逃之夭夭。

在这8天里,警方一边伪装成大兔子和9条杠聊天,一边分析破解海量数据,寻找9条杠在现实中的蛛丝马迹。

终于,在深圳、杭州、郑州等地抓获多名技术人员后,在1月20日发薪日当天,警方在天津一间简陋的公寓里抓捕了9条杠“何某”。

至此,“全球最大外挂案”告破。

“游戏商人”

每一款火爆的游戏,都会存在寄生的外挂。不同种类的游戏,外挂的作用也不一样。

“和平精英外挂是对游戏有严重破坏性的,我们用的外挂是相对温和型的。”何文新对笔者表示,他认为他用的外挂不是黑产,顶多算“灰产”,因为他是自己用,没卖给其他玩家。

何文新玩的游戏,是国内一款MMO大型多人在线游戏。整个游戏,就像一个完整的小世界,玩家在虚拟世界中生活。

“我是游戏‘商人’。”何文新这样定义自己。

最早,他雇了两个学生,用类似代练的方式在游戏里赚钱,但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人力不能满足,于是便找人开发了脚本外挂,“就跟工业革命机器大规模生产一个道理”。

何文新给笔者展示了外挂效果:自动注册角色,自动打怪升级,自动挖矿,自动摆摊,自动交易,一长串游戏角色动作整齐划一。

尽管他服务的是个没落的网游,但依然收入不菲,“赚的钱在上海买了套房”。

游戏外挂到底有多赚钱?

行业资深人士老谭告诉笔者一个数据:投入50万,一个半月就能回本。

“很多游戏,尤其是网易的游戏,有一套完整的货币交易系统。”老谭介绍,“这个交易系统,不仅是玩家在游戏里交易,还包括游戏币和现实货币的交易。”

网易的藏宝阁,就是坐落在虚拟和现实世界交界点的官方的“银行”:用真实世界的货币买游戏金币、角色,或者反过来,把游戏的金币、角色换成现实的货币。

而前期投入的50万要怎么花?大头是在二手市场批量购买iphone 6s手机,300一台,买1000台。“很多游戏的Windows系统和苹果Mac系统是相通的。”老谭称,“可以用手机挂电脑游戏。”剩下的20万,就是开发外挂、购买账号、维护账号、购买虚拟IP地址等。

一个细节是,这1000台手机不能像刷量或抢购物券外挂手机似的,一排一排放在固定的支架上,游戏外挂手机要放在能轻微摇晃的地方。

“最好最便宜的是晾衣服的架子。把这些手机挂在晾衣架上,只要一有动静,手机就会晃动。这样能避开游戏的防作弊防外挂的验证。”老谭说,这都是被各种封号后总结的经验。

外挂赚钱的方式也很简单。以《大话西游》游戏为例,最简单的赚钱外挂就是自动挖藏宝图。一个小的藏宝图大概能卖6毛,一个号一天可以有30个。“小号之间层层交易,最后集中在几个大号上,然后用大号在藏宝阁上把金换成人民币。”老谭称,土豪玩家多,金币甚至一度供不应求。

这种“打金工作室”,很早就存在了。在外挂江湖,50万的投入只能算是“小作坊”,真正大的外挂组织,每年的营收额能到千万。

在“全球最大外挂案”被媒体报道后,大兔子的抖音终于迎来了点赞高峰,关注人数也涨到了1.1万——虽然他自己暂时无法看到。

外挂赚钱的背后是游戏行业火爆。

2020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1561亿元,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1亿元,全球游戏市场的总收入达到1399亿美元,超9000亿人民币。

永远不能小瞧土豪玩家们的氪金能力。

而为什么中国玩家爱开挂?国外网友的回复是:“在中国,结果比过程重要的多。”

有需求,就有市场。火爆的游戏摆脱不了外挂的寄生;外挂江湖,依然会诞生下一个“巨鳄”。

请资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