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请资助我们

新闻

作业帮年内赴美上市传闻四起 纠纷与投诉频发内控问题何解

头像2021 / 04 / 30

前不久,小船出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因聘请了在美国资本市场经验丰富的CFO,一时间关于作业帮“2021年拟赴美上市”的传闻被各媒体争相报道。

去年12月,作业帮完成超16亿美元的E+轮融资,加上6月份7.5亿美元的E轮融资,总融资额达到34亿美元。

不过,据天眼查,2021开年以来,作业帮有多次开庭公告,最新一次开庭公告为4月19日,黑猫投诉平台不少家长投诉作业帮“虚假宣传”和“诱导消费”,折射出其在内控方面的问题。

作业帮赴美上市,公司自身的相关问题是否会影响上市进程?记者一一向作业帮致函询问,但均未收到回复。

“年内赴美上市” 传闻四起

作业帮创立于2015年,原为百度内部孵化业务,目前是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K12在线教育平台。官网显示,作业帮为中国超过1.7亿月度活跃用户提供现场直播课程以及其他远程学习服务,每天至少有5000万名学生使用该平台。

据天眼查显示,去年12月,作业帮完成超16亿美元的E+轮融资,加上6月份7.5亿美元的E轮融资,总融资额达到34亿美元。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3月,作业帮聘请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欢聚集团原CFO金秉担任其公司CFO,一位接近作业帮的人士当时对外表示,这一任命被视为“筹备上市的信号”,这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作业帮计划在2021年赴美上市”的报道频出。

作业帮欲在美股上市传闻四起的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记者就此致函作业帮,但未获置评。这并不奇怪,据观察,之前的相关报道发出后,作业帮一般都不正面回复。

诉讼、投诉等折射内控问题

据天眼查数据,作业帮自身风险与周边风险达到99条、18832条,自进入2021年以来,作业帮因侵权、劳动纠纷等原因牵涉多起诉讼且裁判结果“难言乐观”。

此外,作业帮营销广告选用的演员“一人分饰多角”在2020年底备受市场关注。具体情况是,有4家在线教育机构被发现在广告中选用了同一名演员,一位头发花白、年过半百的女性在这边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到另一则广告中就变成了“教了40年英语”。这一虚假广告事件引发了行业热议,该“名师”随后也被曝只是一名广告演员而非持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

此后,这些广告陆续下架,作业帮联合创始人陈恭明也公开坦言,“当前各家都在主打名师,基本上是在同质化竞争。”

然而,北京普胜达律师事务所郭永满律师告诉记者,“这种广告行为或已构成虚假宣传,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消费者如果遇到此类涉嫌虚假宣传等行为,可以要求在线教育机构解除合同,并主张退回全部款项。”

另据第三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显示,有家长反映问题之后“被骂”。有家长在作业帮的诱导下报了认可的语文老师的课程,但是第二天,作业帮就在未告知的情况下更换了该名老师,与客服沟通才知道该名教师已从作业帮离职。

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文章《观察|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内容直指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同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对外表态,将严格规范在线教育乱象,重点整治行业问题。

对于是什么原因造成了2021开年以来劳动争议、侵权等事件频发,对于黑猫投诉平台用户反映的“虚假营销”等问题的整改进展,以及其它相关疑问,记者亦致函作业帮求证,但公司方面一直未予回复。

在线教育红海如何突围

因新冠疫情,2020年“停课不停学”催生了在线教育平台的高速发展。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人,占网民整体的34.6%。

经多年摸索,在线教育行业衍生出了 一 对 一、小班课、大班课几种主流模式。其中,大班直播课因其设备、场地的便捷性、集合全国各地名师资源等特点在疫情期间火速出圈。对于学员来说,大班课价格相对较低,课程性价比较高;对机构来说,不仅节约了场地租赁费、装修费以及水电费等固定费用,讲师录制的直播课程还可以用来营销或售卖,学员易成规模,利润也较高。因此,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也从一对一模式中转身,投入大班直播课的浪潮。

如今,线上教育赛道已成为“红海”。安信证券曾在研报中提到,在线教育市场激战的情形短期很难缓解,作业帮面对的,除了与之比肩的猿辅导,还可能来自“圈外”。据公开信息,今日头条通过收购清北网校,淘宝正式成立教育事业部,快手教育也已经宣布公开招募教育领域官方认证服务商。此外,北京爱茂,红顶天、星站、两颗茶树、每刻美课等8家教育服务机构已经获得快手教育生态机构认证。

据艾瑞咨询相关报告,教育行业具有高度分散的属性,与其他行业相比集中度偏低,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达2573亿元,其中营收排前5的企业营收合计约392亿元,CR5为15.2%。

值得关注的是,自2021年开年以来,监管不断加强,各种限制、整顿措施陆续出台,原本因疫情期间的网课而被广泛看好的在线教育赛道,也可能将面临资本的退潮。

当然,作业帮也有自身优势。据央广网消息,3月,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在线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在京召开。在线教育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作业帮执行总裁苏静作为行业代表宣读了《促进在线教育行业健康发展倡议书》。参加大会并获选副主任委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业帮在这一领域的行业地位。

虽然如此,当下摆在作业帮面前的,是强有力的监管政策不断 “亮剑”的环境,以及“虚假宣传”、“诱导消费”投诉、多起纠纷折射的内控问题,一一待解。对此,记者专门致函作业帮寻求答案,然而等待多个工作日后,作业帮方面仍未能给出合理解释。

请资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