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请资助我们

新闻

欧盟或将对Facebook启动反垄断调查 指控其自我优待偏袒旗下业务

头像2021 / 06 / 02

据外媒近日报道,欧盟近期将对Facebook公司涉嫌的反竞争行为展开正式调查,以了解该公司是否在分类广告领域削弱竞争对手。

报道称,欧盟官员已向Facebook及其竞争对手发送调查函,询问这家社交网站是否通过向其20亿用户免费推广其线上交易服务Marketplace。调查消息传出后,Facebook股价当日下跌0.3%。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称为FAAMG的美国五大科技巨头中,Facebook此前是唯一一家尚未受到欧盟正式反垄断调查的。此前欧盟已经对微软、亚马逊、苹果和Google展开过涉及反垄断或侵犯用户隐私方面的调查。

前述报道称,直接了解此案的三名高层人士透露,正式调查将于几天后启动,但具体时间仍在商讨中,调查范围目前也仍未确定。如果这项反垄断调查最终实施,有可能会对Facebook产生哪些压力?又将如何影响包括Facebook在内的众多大型科技公司在欧盟的处境?

为什么被欧盟盯上?

外媒报道中的知情人士称,欧盟可在近期对Facebook启动正式的反垄断程序,这是对该公司长期调查中的一个关键程序步骤。

欧盟的官员认为,Facebook可能通过免费向自己多达28.5亿月活用户推广Marketplace的方式,对分类广告业的竞争对手进行了排挤。如果调查正式开始,这项源于竞争对手投诉的调查,或将在一定程度上检视Facebook如何偏袒了其自己的二手市场服务,从而牺牲了其他通过Facebook销售产品的公司的利益。

目前,欧盟发言人对此事仍未公开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Facebook Marketplace是Facebook于2016年10月3日在移动端推出的一个售买功能,允许用户在Facebook上购买和销售物品。该功能衍生自Facebook的群组功能,用户可基于此建立“买卖群组”。

暨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仲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欧盟的调查正式实施,正是回应了当下具有全球性热度的平台自我优待问题,有利于督促科技巨头旗下平台的合规化发展,尤其是对数据和流量的合理使用。

“但需要明确的是,平台的自我优待行为并不必然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也不必然构成垄断,在认定时需明晰合法商业手段和违法滥用行为之间的界限。”仲春认为,欧盟此番针对Facebook展开的反垄断调查思路和方法值得期待。

《欧盟运作条约》第102条规定,在欧盟市场内,任何企业都不得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并列举了4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情形。其中包括,“鼓励公司以最优惠的条件向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以效率和创新来降低价格。”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分析,从现有信息初步分析,Facebook至少在表面上符合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特征,比如有可能存在向其他交易方施加不公平交易条件的行为。

面临被拆分风险

Facebook一直面临着巨大的反垄断调查压力。

2020年12月初,Facebook在短短一周内接连遭遇两起大规模诉讼:来自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48个州的总检察官起诉Facebook的反竞争性收购和反竞争平台行为,或将导致Instagram和WhatsApp从Facebook中拆分。

“这家公司在竞争对手威胁到公司统治地位之前就收购了他们。”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詹姆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十年来,Facebook一直在利用其主导地位和垄断力量,打压较小的竞争对手,扼杀竞争,这一切都是以牺牲普通用户为代价的。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时,为Instagram和WhatsApp等有争议的收购进行辩护,称自家社交媒体平台帮助它们从无足轻重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强大的公司。

外媒报道称,Facebook还告知员工不要限制外部对Facebook API的不合法使用,借此来反击不和竞争对手分享数据的指责。同时,Facebook从2020年开始还资助了一个名为“American Edge”的运动,该运动提倡从政府监察中保护科技公司。

上诉报道称,Facebook被起诉后,American Edge马上开始了关于“美国监管者应该让国内科技公司做大做强”的民意调查,企图通过社会向政府施压。

调查或历时数年

仲春表示,如果欧盟此项针对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正式实施,一定程度上将对Facebook广告营收形成不利影响。

但根据以往经验,反垄断调查耗时较长,甚至需要历时数年,欧盟将会怎么查、调查的程度以及最终结果仍远无定论。他认为,在立案和调查阶段对Facebook产生的影响有限,短期内不会对其该项业务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夏海龙认为,如果对Facebook作出禁令决定,执法机构有权要求Facebook停止所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同时可以对Facebook作出不超过其上一年度全球营业额10%的巨额罚款,甚至可以要求Facebook对相关业务进行拆分。但是,作出禁令决定的前提是执法机构有充分证据证明Facebook违反了反垄断法规,且Facebook可以上诉。

他还提醒,如果在调查过程中,Facebook主动就执法机构关心的问题作出相关整改承诺,执法机构也有权停止调查、接受承诺,作出承诺决定。因此,承诺决定的作出并不需要执法机构证明Facebook确实违反了反垄断法规,也不会进入到司法阶段,执法周期会大大缩短。但Facebook的承诺必须要有实质性的整改计划,且应严格遵守,否则执法机构依然可以对其承诺不足或违反承诺的行为进行罚款,也有权决定重启调查,直至作出禁令决定。

“但不可否认,此次反垄断调查将会为Facebook敲下一记警钟,督促其反思并加强相关业务的合规性。”仲春说。

夏海龙认为,虽然对Facebook的反垄断执法刚刚启动,相关不当竞争行为也有待调查和披露,且最终的执法决定也不能直接适用于其他企业,但此次针对Facebook的反垄断执法注定会在科技、互联网领域产生极大的示范效应,无论最终执法决定的选择还是处罚方式、罚款金额,都会直接影响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在欧盟的经营决策。

请资助我们